白银新闻网 > 科技知识 >

景泰川的“景泰蓝”

时间:2019-07-11 09:46 来源:未知  手机版

pc camera 万能驱动,迅雷侠义道,折戟壁垒

大家好,今天我要从一个老故事开始讲起,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个风沙肆虐的傍晚,在腾格里沙漠南缘的景泰川的一个沙丘上,一个人影或明或暗地被风沙包围,他一会儿挣扎着站立起来,一会儿又俯下身子,不间断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,但最终他没有站立起来,也许被风沙埋没了。

到了点灯的时候,还不见丈夫回来,她有点着急,赶忙喊上在家的三儿子,顶着八级大的飓风,摸着漆黑的夜晚,向大漠深处挺进。离他们不远的沙丘上,看到一束微弱的灯光在闪烁,女主人大喊道:“快!那就是你爸,这是我们约定的救援信号”。当他们冲到那个人身边时,半个身子已经被沙子掩埋,当看到妻子和儿子时,那个人只轻轻地说了一句话:“只有我不死,我就要和沙漠斗到底!”

这个人名叫刘志万,是我这次采访中的第一个主人公,他应该可以被称为是景泰县的第一代治沙人,为什么是应该呢?因为没有人对他的身份给予过定义。怎么样来形容刘志万当年居住的景泰县呢?在采访时我和老乡学会了一首当地的民歌,可以描绘当年的情景。“大风一起不见天,沙骑墙头驴上房,一茬庄稼种三遍,大风绝收小风歉”。只有治了沙,才能活下去。

就这样,1993年,景泰县正式成立了治沙工作站,刘志万把不到20岁的三儿子刘在军也引到了治沙前线,直到采访当天,刘志万的妻子还在我面前埋怨丈夫,说他一个人还没受够风沙的罪,还要把儿子也拉去受罪。是啊,那时候治沙站的工作确实是个苦差事,全村没有一条像样的路,所有人踩着滚烫的沙子,背着那些重达三四十斤的治沙工具和物料就往沙漠里走,一走就是几个小时。脚上磨起了血泡,肩膀压得红肿,脱了一层又一层皮,但一次次的努力,当一场大风袭来,一夜之间他们栽种的树苗就会被连根拔起,无情的卷到了很远的地方。

于是,他们开始摸索科学治沙,一套“草方格治沙法”应运而生。这种方法是用锄头在沙子里划出格子,把草撒上,用铁锹把草扎进去,再用脚把沙子拥起来,这样风就吹不动沙了。方法是摸索出来了,但是,劳累和艰辛也会越来越多。因为要用脚拥沙子,每天的鞋里都是沙子,沙子磨得脚底都是血泡。就是在汗水血水中,在一次次脱皮中,他们种下的小草,也在风吹沙打中,倔强的存活了下来,一棵,两棵,一片,两片,一行行,一陇陇......

不仅如此,打草方格、细水滴灌,地膜覆盖,一次次方式方法的创新,加上三代治沙人的不懈努力,如今的景泰川累计造林4万多亩,完成沙化地改良30万亩,封沙育林13.5万亩,营造大型防风阻沙林带30万亩。为了这些,治沙人晒过了多少烈日骄阳,挨过了多少风吹雨打,又经历过人间多少悲欢离合,数也数不清。吃完饭,我和刘在军蹲在路边聊天,我问他:

刘师傅今年多大年龄啦?

50岁啦!

那你老婆孩子呢,来治沙站几天了,也没见过他们?

我没老婆。

啊?我没结婚,至今还是个单身呢。

这是为啥啊?

年轻的时候,以治沙站为家,没把找对象搁心上,而且,这地方又偏远,挣钱又少,人家一听这条件,就转身走了。出门一把锁,进门一把火,我这几十年就这么过来了。

我真的没想到,那您后悔过干这个工作吗?

说实话,我不仅不后悔,我还很骄傲,看着那些草呀、树呀,一天天噌噌地往上长,我这心里特别高兴,就像是我已经儿孙满堂啦!

看着老刘的眼睛,想着他30年的坚守,我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力量。采访路上,总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第二天,沙漠里出现的一抹红色吸引了我的目光。走进这个叫做景泰红沙岘的生态园,我们遇到了正在修剪樱桃树枝的村民杨红梅。

“以前我们这地方寸草不生,现在竟然种活了樱桃树,你尝尝,这沙漠樱桃好吃的不得了!”杨红梅告诉我们,这样的沙漠樱桃一斤能卖到150块钱,这一切都靠的是生态这座金山。环境好了,她不仅种了地,养了羊,还在这里打工,一年的收入能有7、8万。看着杨红梅发自内心的喜悦,我的心里也暖暖的。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ymmo-fr.com/kejizhishi/6510.html

本文标签:治沙 景泰 白银市 景泰县 甘肃省

相关文章
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